崇道之风愈演愈烈,连皇帝也沉迷进去了。唐朝从中期以后,唐宪宗服食丹药,性情变得异常狂躁,结果被宦官所杀;至于唐穆宗、唐武宗、唐宣宗,三位都是吃仙丹吃死的。道教的衰落也与此大有关系:成仙升天、长生不老的好处永远只是传说,从来无人亲见,但因炼丹吃药而致病、致死的却大有人在。李商隐和李贺都生活在这诗与帝国对峙——读王绩《野望》东皋薄暮望,徙倚欲何依。 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晖。 牧人驱犊返,猎马带禽归。 相顾无相识,长歌怀采薇。 苏裔美籍诗人约瑟夫·布罗茨基有两样东西令世人铭记,一个罪…

2022年2月15日 0条评论 34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

由月及人,于是有“情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”。这里有一处古今语义的差异:所谓“情人”,好友也是情人。唐人送别吟诗,如果送的是一位~情人”,其实往往是送朋友,比如韦应物《送李二归楚州》的“,隋人南楚别,复咏在原诗”i再者,唐人说相善的乏力——读张九龄《咏燕》海燕何微眇,乘春亦暂来。 岂知泥滓贱,只见玉堂开。 绣户时双入,华轩日几回。 无心与物竞,鹰隼莫相猜。 面对现实的满目疮痍,我欣赏张九龄“无心与物…

2022年2月15日 0条评论 33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

痛苦并不是撕心裂肺的,也不是排山倒海的,它就是那样淡淡地存在着,亘古以前是这样,现在是这样,亘古以后也还将是这样……这是一场被禁止的恋爱,我们虽然距离很近,可以“对影闻声”,但不能公开有所表示,只有见面时回头示意,把万千心事尽付不言中。 很多时候,豁达都不是一种你可以信手拈来,也可以恣意淘汰的选择。 更多的时候,那是现实留给你的唯一出口。豁达是穷途末路时对命运最后一次视死如归的反抗。 这世界上有许多奇怪的加减法,比如想念和留白。想念,在心里加上一个人,单数变双数,…

2022年2月15日 0条评论 29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